跳转至

公理化认识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 罗曼·罗兰 《米开朗琪罗》

公理化认识是方法论和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哲学基石。

Z 可知论公理

对于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们不作回答,而是信仰建立后续哲学所需要的假设,并试着使得后续哲学减少对无法回答的问题的答案的依赖。这些假设是为了后续的哲学体系之所以能成立而建立的否定哲学体系“无意义”的一种符号。

从形式逻辑上,我们无法否定“缸中之脑”的可能性。但我们坚持可知论,坚持“世界上只有尚未被认识的事物,而没有不可被认识的事物”。换言之,“存在的事物可被认识;不可被认识的事物不存在。”

可知论公理是公理化认识的基石。可知论的反面是不可知论或怀疑论。

I 宇宙、社会与个体的起源和终结

宇宙容纳了所有可被认识的存在,是我们认识的极限和边界。但我们尚未知晓其起源,也尚未知晓其终结。

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借助彼此的力量,形成了社会及其构成结构。

个体生命的起源是无意识的,即生命的发生不以个体的意志为转移,这与宇宙的起源具有相似性。个体生命的自然终结,同样地受制于生物结构的限制,通常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因此,我们能控制的唯有个体的生存和发展过程。

宇宙、人类社会和个体均可视为一种生命形式。不同的生命形式总是存在着发展和运动。不同的生命形式也表现出不同的沟通能力。

个体与个体之外的部分形成“我与非我”的关系。

II 意义和价值

承前所言,作为个体,我们无法控制自身的起源与自然终结,我们能控制的是个体的生存与发展。

我们的所有行动均关乎于我们个体的生存和发展;我们对自身行动的取舍隐含了我们对行动的价值判断,表达了我们对于行动意义的思考。我们认为,意义或价值实际上包含了两个层面,其一是个体价值,其二是环境价值。

“价值”是我们对于一件事应不应该去做及评判做事情的先后相对顺序的一种判断。

事情的价值来源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来自于我们自己,即事情是如何发展和丰富我们自己的;其二是来自于它对社会(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影响。

我们很难完全否定某一件事情的价值。因此,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需要设法在自己所做的事情中取得一种平衡。

事情的价值来源于事情的发展过程及其结果。事情的结果无论好坏,我们不可过于苛责,更不要患得患失。因为对于我们自身,事物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事情对于我们的影响几乎全部源自于事情的发展过程。如果事情的结果,我们需要寻找成功和失败的原因,并在后续的行动中应用这样的经验。


参考文献

因时间不足无法而导入先贤的哲学观点,只能以朴素哲学暂作修补。


最后更新: June 21, 2021